追蹤
退隱山林--塵世退隱,縱情山林。笑看人世間----- 勾心鬥角、爭名奪利; 匆匆忙忙、庸庸碌碌; 紛紛擾擾、喧喧鬧鬧。
關於部落格
塵世退隱,縱情山林。笑看人世間----- 勾心鬥角、爭名奪利; 匆匆忙忙、庸庸碌碌; 紛紛擾擾、喧喧鬧鬧。
  • 357199

    累積人氣

  • 48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災後憶舊【十一之六】--三地門鄉舊達來、大社

 

---------------------------------------------------------------------------------------------------------------------------------------

三地門鄉舊達來

達來村於民國七十八年遷村,遷村後的達來村叫「新達來」,原來的達來村叫「舊達來」(部落),舊達來保存多棟的石板屋,村外還有瀑布群,頗適合登山、攬勝、考古等。目前在新達來橫越北隘寮溪往舊達來的路上,已興建一座長約150公尺 的吊橋,亦成為前往舊達來的重要景點。三地門鄉舊達來部落,是鄉內自然及文化景觀最豐富的部落,特別是舊達來部落排灣族石板屋建築更獨具特色,排灣族人為使部落文化得以傳承。

白賓山俯瞰三地村及隘寮溪

達來吊橋 

 

舊達來部落 

進入舊達來部落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呈半荒廡狀態的田園,接著進入規劃整齊的舊部落。

 

這個擁有35間石板屋的舊達來部落(達瓦達旺聚落)由於遷村得晚(民國78),所以石板屋保存的相當完整,無論在質與量上都可說是全國之最,想瞭解排灣族石板屋文化的人不可錯過這個保留完善的傳統聚落;這裡連水溝、巷道都是以石板搭建,風格美感極為統一,巷弄由許多井字所組成,而不是隨機分布,與其他舊部落的石板屋有很大的差別。

舊達來部落廢棄小學

舊達來部落派出所

 

 

舊達來部落下方之辭職坡

據說早期因為山道坡度陡,行走費力,很多來達來舊部落教書的老師們,如果無法承受上坡道的辛勞,就會提辭呈,故名之。有關辭職坡之名全台有多處,命名背景大同小異,都是述說早期的交通不便、山路陡峭難走;唯一略有差異的是背景故事辭職的的主角不同,有的是老師、有的是警察、有的是里幹事-----

 

 

 

這回誰該辭職???

 

“拜託,一大早耶,我自己開車耶!”

-----------------------------------------------------------------------------------------------------------

三地門鄉大社(達瓦蘭)--2009.03.04參訪

達瓦蘭位於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達瓦蘭(Davalan)」為排灣族語,是北排灣拉瓦爾(raval)族的發源地,達瓦蘭位於德文北邊,沿路上風景秀麗,景色宜人。另外也可欣賞這個部落保有的傳統排灣族石版屋建築藝術家眾多的部落:著名的原住民藝術家撒古流,就是這個部落的人,而撒古流的父親 許坤仲 先生,更是吹奏口、鼻笛的表演家,另外也是製作青銅刀的工藝家。其它尚有從事雕刻、刺繡、琉璃珠、陶壺的藝術工作者。

屏31線9.5K(德文北)北望群山

大社部落入口

達瓦蘭部落遷村歷史

「達瓦蘭部落遷村歷史」石碑

 

達瓦蘭部落遷村歷史

達瓦蘭(Davalan)部落是台灣原住民排灣族拉瓦爾(Ravar)群的發祥地,部落位於南部中央山脈西側大母母山(Taivuvu)一帶,海拔高約850公尺。在日據時期,達瓦蘭(Davalan)部落曾是一個將近有四百戶家屋,人口數超過一千五百人以上的大部落。國民政府遷台之後改隸行政區域為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目前還有156戶家屋,365人設籍於此,傳統部落生計以山田燒墾為主,狩獵採集為輔,部落一切所需皆自給自足。達瓦蘭的部落居民,在千百年來的歷史發展過程中,累積了許多豐富的精神與物質文明,發展出獨特的排灣文化。在部落生活中,人與人共勞共享,人與自然和諧共存。

本文由撒古流‧巴瓦瓦隆 提供(文中資料係多年前數據)

 

原住民與天爭地

 

 

圖騰

石板屋

 

石牆

「大力馬老頭目家屋歷史」石碑

大力馬老頭目家屋歷史

在很久以前,有對兄弟出外狩獵,無意間發現會發光的陶壺,兄弟倆想說帶回去給族人們看,弟弟(原名“撒貝利”)就過去拿,可是怎樣都無法抓在手上,說也奇怪,哥哥(原名“撒代利”)去拿的時候就很容易的捧在手上,然後帶回去。

回到族裡,族人們看了也沒有覺得很奇怪,只是一個小小的陶壺而已,就放在哥家裡的“阿拉gun(指置物架)上。

這兩兄弟屬“達給發力”的家族的人,時間過了一段日子,這個小小的陶壺漸漸變大,撒代利的家人也發覺不尋常而開始注意這個情形,一直到第九個月的某天早上,撒代利的姐妹在屋外互相整理頭髮,忽然之間,屋內發生碰的一聲,兩姐妹聽到就往屋內查看,原來是陶壺掉在地上破裂了,就在此時也發現地上有個嬰兒,同時從天窗口射進了一道光線進來,並發出講話的聲音。祂說:嬰兒如果是女的,就取名叫“瑪了FeFe”或“娥冷” ,如果是男生就取名叫“古義”或“老初”,說完聲音就不見了。而這個時候嬰兒哇哇的叫,這對姐妹連忙抱起來,嬰兒不斷的哭,母性的直覺他一定是餓了,就餵奶給嬰兒。但是嬰兒就是不吃她的奶,她想說這樣不行,就想到另一家“馬妮giy家族”的一位女生來餵奶,嬰兒就不哭了。嬰兒大便了,這位代理餵奶的女生想清洗就是清洗不掉,很奇怪,又請了一家“都喔利給的家族”的人來幫忙清洗就洗的非常好。洗好了要穿衣服,嬰兒就是不穿“都喔利給的家族”的人拿的衣服,後來一定要漂亮的,所以“都喔利給的家族”的人拿龍袍給嬰兒穿才算大功告成。

從此,這嬰兒的誕生結合了三個不同的家族的人來扶養與照顧,更促成三個不同的聚落形成一個強大的部落,也就是舊部落(達瓦蘭)到現在的大社村戶,這個部落本來就沒有頭目這個頭銜,就因為這個陶壺而誕生的這位女嬰,才開始有第一位拉瓦爾系達瓦蘭的頭目“瑪了FeFe ,也就是現在的大力馬老頭目家族的由來,而再延伸至青山“德瑪拉拉得”王貴的家,及口社村的“塔給拉但”田家,還有安坡的“法拉嘎絲”劉家。而大社“大力馬老”的家是由第十四代來承授薪火相傳的傳承工作。

提供資料(口述):賴告瑙(答告瑙)

文字記載:賴美香(日不落)

大社村大力馬老老頭目發源地

大社村大力馬老老頭目發源地

大社村大力馬老老頭目發源地(攝於2009.03.04) 

 

 

 

 

上面這棟排灣族祖宅是頭目盧弘志耗費5年心血重建,卻在八八水災全毀,看到聯合報如是報導:

“蓋了5年大社村頭目祖宅去了了【聯合報記者鄭國樑/高雄報導】2009.08.15 04:10 am 

今天是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排灣族豐年祭,頭目盧弘志用退休金,5年前重建祖宅傳統石板屋,原計畫今天風光慶祝完工,結果八八水災沖毀房屋,心血付諸流水,原本部落的大喜日子,遭遇前所未有的災難,還要面對是否遷村難熬的抉擇。

「父親個性堅強、不服輸,一定會重新再來」,盧弘志的兒子盧宏文在高雄市楠梓警分局任偵查佐,不忍父親努力光耀祖先的心願受挫,想回家安慰老人家,但大社村對外道路中斷,父親目前住在青山村,只能靠電話連絡,父親話不多,但幾句「都沒了」、「房子被土石流蓋住了」,他知道身為頭目的父親心情沈重。

盧弘志也是警察,退休後回屏東大社村定居,祖宅在部落山腳下,家族在此居住百年,房子已見老態,一直希望重建老家,光耀祖先。

5年前盧弘志拿出退休金重建祖宅,因建材和房子形制全部遵循排灣族石板屋傳統建築,要花不少時間,於是和魯凱族的妻子搬往隔壁青山村暫住。

盧宏文說,石板屋使用頁岩,純手工取材,還要搭配木工、雕刻,只有老一輩排灣族師傅才能蓋出令父親滿意的祖宅,工程費時,他放假常回山上探視父母,看著祖宅在一片一片石板和木材架構中立起,好不容易5年後完工,父親相當滿意,每次和人談起新建的排灣族傳統祖宅,眼中總是閃耀著為晚輩立典範的驕傲。

815是大社排灣族豐年祭,頭目原本決定今天邀請族人慶祝祖宅完工,原以為5年期待總算風光來到,沒想到8日凌晨,大雨夾帶土石流,橫掃大新村部落,村民半夜奪門而出往高處逃命,全新祖宅也被洪流沖毀。

風雨過後沒路回大新村,盧弘志從族人口中知道家園重創,祖宅難倖免。對親友的安慰,頭目和過去一樣話不多,盧宏文從父親的口氣,可以感受儘管造化弄人,但老人家沒那麼輕易被打敗,絕不低頭,一定會重新來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